起   - 迄  族群 主題   
 
原住民族電視台    2011/10/05
被遺忘的戰役 阿美族「七腳川事件」
記者:巴魯/Mayaw
地點: 全臺 全部  
一百多年來,除了霧社事件之外,還有很多原住民族抵抗外來侵略的戰爭,譬如說,曾經發生在一百多年前,也就是1908年12月中旬發生在今天的花蓮吉安鄉,阿美族的七腳川戰役。

台東廳長森尾茂助所組成的七腳川討伐隊,就在1908年12月向花蓮七腳川社的阿美族人發動攻擊。

20世紀初期,日本佔領台灣,看上東部奇萊平原一帶土地肥沃,適合屯墾,大舉進駐。七腳川阿美族人相較於其他阿美族的部落更為兇猛、高大也更驃悍,在1806年至1907年長達11年期間,被日警徵調去圍堵攻打太魯閣族,稱為隘勇。

殖民者為了控制原住民族,支付工資,把工資付給頭目,再轉發給隘勇。照片中的電網就是當時阿美族的隘勇守備線,不讓太魯閣族侵犯的現場。

根據七腳川部落後裔蔡信一表示,1908年這一年,有19名隘勇對七腳川頭目Komod- congaw不滿,認為遲遲沒有拿到工資,再加上與日本巡查長久以來的積怨,就襲擊了一名日本巡查,後來逃至七腳川山區,花蓮支廳長帶領警察隊前往七腳川談判,支廳長卻遭七腳川社族人包圍。

另外更讓日本人出師有名出兵攻打七腳川社的原因就是12月15日也有兩名日本斥候遭到一名僅15歲的青年Koho〞Fokeh殺害,日本政府終於發動攻擊。

日本方面於12月17日差派宜蘭、桃園支廳以及台東廳,南北的警備隊加上花蓮守備隊,在花蓮溪出海口的平原集結,由台東廳長森尾茂助組成討伐隊一舉攻入七腳川社。

當時人口雖然多達1500人的七腳川社阿美族人,已經不敵日方強大的兵力,於是阿美族人拿起家當紛紛逃入木瓜山,頭目的四名子女卻被日警所俘虜,大部份的七腳川社族人藏匿山中,與日軍警展開長時間的扺抗。

日軍警於是拓展隘勇線,拉起電網封鎖七腳川社族人出入,經過三個月的扺抗,終於在1909的3月16日在鯉魚尾,舉行第一階段的歸順儀式,日本方面宣布結束了這場戰爭。

直到1924年藏匿重光山的阿美族人,經勸導歸服遷居到現在的光榮村與溪口村,雖然成為了日本的順民,但是卻讓七腳川社卻面臨另一場的文化災難。

擔心文化嚴重流失,阿美族學者林素珍出版「七腳川事件」還原當時事件發生的始末,而後人為了紀念七腳川戰役,打造文史館,還製作模型刻劃出一百多年前,七腳川部落的榮景。

聚落再怎麼強盛,也比不過日本軍警的船堅砲利,一百多年前的七腳川社,後來成了日本吉野縣民的移民地,這也是吉安鄉的舊名吉野的由來,而當年七腳川社族人的後裔,現在則分布在吉安鄉的南華、太昌,與壽豐鄉的光榮、溪口社區,文化及語言大量流失,在經過一百多年外來者的各種形式的入侵之後,阿美族人的七腳川部落,也只能擁有停留在歷史中的片段記憶了。
 
 
地址:106台北巿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國立臺灣大學總圖書館北側廣場地面層
電話:(02)3366-3776   FAX:(02)3366-3770    
EMAIL:ntutiprc@ntu.edu.tw